驻塞内加尔大使肖晗接受塞国家电视台RTS专访
2021/06/30

  6月27日,塞内加尔国家电视台RTS播出肖晗大使专访。采访中,肖大使围绕中塞中非疫苗合作及抗疫合作谈及如下:  

 

     

 

  一、中国政府向塞内加尔政府援助了30万剂国药疫苗,塞中疫苗合作在非洲国家中处于领先地位。大使能否介绍一下塞中两国疫苗合作以及自疫情爆发以来两国抗疫合作的情况?

  确实,疫苗合作是最近的事情,但已经初见成效。这是中塞双边合作的新成果。今年2月,塞方接收了第一批20万剂中国国药疫苗。这次运抵的是中国政府援助的第二批30万剂。塞方一共获得了50万剂中国疫苗,中国因此成为向塞内加尔提供新冠疫苗最多的国家。

  随着中国疫苗的到来,塞内加尔成为非洲最早有能力开展疫苗接种计划的国家之一,也是全球首批获得中国疫苗的国家之一。这也是为什么萨勒总统亲自前往达喀尔国际机场迎接第一批中国疫苗,并将这一天描述为历史性的一天。

  我很高兴地看到,自疫苗接种计划启动以来,这里的抗疫形势一天天好转。疫苗可以有效保护医疗工作者和有迫切需要的公民,并助力复工复产。疫苗既是保护身体健康的武器,也是保护心理健康的武器。下一步,我们将继续加强和深化疫苗合作。塞方已提出新的疫苗采购需求,中方正在处理中。我还有一个好消息,中方将为在华塞内加尔公民免费接种疫苗。

  但中国无法独自完成支持塞内加尔政府疫苗接种的工作。中国有句俗话:独木不成林。我们希望,在中国和COVAX疫苗抵达后,还有其他国际合作伙伴加入我们,为塞内加尔疫苗接种计划做出自己的贡献。

  疫苗合作是我们共同抗击疫情的重要组成部分,但不是全部。在政治层面,中国和塞内加尔从一开始就相互同情、相互支持。去年,中塞成功倡议举办了中非团结抗疫特别峰会。在卫生援助方面,中国也做了很多工作,比如派遣医疗队、培训人员、分享抗疫经验、捐赠物资和设备、提前完成并移交中方援建的迪亚姆尼亚久妇幼医院,以及在塞设立一条口罩生产线。所有这些都为当地抗疫做出了重要和直接的贡献。

 

  二、我们知道,除了塞内加尔,中国也向非洲其他国家援助了新冠疫苗,中国为什么会这么做?

  我的回答是“为什么不”。当朋友遇到困难时,我们难道要袖手旁观,假装无事发生?非洲国家是中国的朋友。团结合作是中非友谊的本质,也是五千年中华文明的精髓。萨勒总统曾说,“逆境是一个国家伟大与否的试金石”。而我认为,“逆境同样是一段友谊深厚与否的试金石”。

  此外,今日的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地球村。正如塞著名作家阿米杜·卡内(Cheikh Hamidou KANE)在其《不确定的未来》(L’Aventure ambiguë)一书中所说,“当今世界没有人可以再独善其身”(Nul ne peut plus vivre de la seule préservation de soi)。各国利益休戚与共、命运紧密相连,唯有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才是出路。全球性问题需要全球性的解决方案,只有加强多边合作才能共同应对全球挑战。为此,习近平主席在去年11月的G20峰会上表示,中国新冠疫苗研发完成并投入使用后,将作为全球公共产品。中国说到做到,以实际行动履行这一庄严承诺。截至目前,中方已向全球8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超过3亿剂新冠疫苗,其中不仅有非洲国家,还包括其它地区的发展中国家甚至是发达国家。目前,全球疫苗分配出现赤字,“疫苗鸿沟”愈发令人担忧,非洲国家尤为短缺,而中国政府在国内大力开展全民接种、产能有限的情况下,努力克服困难,为世界提供帮助。我们的心愿很简单,但我们的信念很坚定,即让新冠疫苗真正成为“人民的疫苗”,为大家提供更多的保护,挽救更多的生命。

 

  三、我们都看到有关西方疫苗安全性的一些报道,塞内加尔民众甚至确信中国疫苗是所有疫苗中最安全的。大使阁下对此有何评价?

  其它制药企业生产的疫苗如何,不应由我来做评价,那是不负责任的。然而我知道的是,中国疫苗严格依据科学规律和监管要求进行研发,其有效性和安全性已在世界范围内获得所有接种者的认可。中国国药疫苗已被世卫组织列入紧急使用清单。据最新消息,国药疫苗对印度变异毒株亦有效。

  国药疫苗在塞全国各地广受欢迎。借此机会,我谨对塞政府和人民给予国药疫苗的信任表示感谢。